澳门银河官网-澳门银河注册开户-小女人新闻网-生活百态网

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社会生活 > >

我逝去的伴侣现在是一颗钻石

  我们每天刷手机、追读10万+ 那老外在读些什么呢?
我逝去的伴侣现在是一颗钻石

我逝去的伴侣现在是一颗钻石

国别:德国

  原文标题:《我逝去的伴侣现在是一颗钻石》

  原文作者:Carolin Gissibl

  原文来源:《南德意志报》官网 2018年12月2日

  德国的丧葬文化在慢慢改变,越来越多的人为自己和亲人选择有别传统的安葬方式——他们将逝者的骨灰送往国外,用自己设想的方式寄托哀思。今天,大多数个性化的丧葬方式都在试图绕开所谓的“墓葬义务”。对传统习俗的批评者呼吁在丧葬方式上自由化。

  伊丽莎白·施密特偶尔会观察自己的先生:他坐在床边,望向花园。看着看着,伊丽莎白就觉得这不是轮椅上的病人,而是一个任何大风大浪都无法再撼动的男人。她的先生本来想活到100岁,而且她也坚信这一点,直到四个月以前的一次感染,让她不得不眼睁睁看着他的器官一个接一个罢工。

  在伊丽莎白生活的社区,她开始并不主动谈论先生的死,但这件事依然不胫而走。她在街上遇到邻居,邻居并不直接问她“最近怎么样?”而是问道:“纪念活动什么时候举行?”

  已经退休的伊丽莎白觉得葬礼是一件虚情假意的事:“在教堂里哀悼,然后每个人往墓穴里铲一铲土,最后吃饭的时候大家都轻松愉快了。这还不算,吃完饭还要去比较一番谁的墓地更漂亮。”伊丽莎白的先生不想这么做,他值得一场更体面的安葬。

  把骨灰做成钻石

  在瑞士有一家公司名叫“Algordanza”,罗曼什语的意思是“回忆”,他们拥有一架“结晶设备”,可以把骨灰做成钻石——含税价格4000欧元起。公司总经理弗兰克·瑞普卡称他们是欧洲独一无二可以自己制作骨灰钻石的公司。每个月,公司都会接到来自德国的大约35个订单,骨灰直接从殡仪馆运到公司车间。

  人体的组成大约20%是碳。首先,专家要把碳单质从骨灰里分离出来。然后在这些碳里加入金属催化剂和晶核,放入特殊的结晶单元里,根据客户要求的宝石大小,在大约1600吨压力和1400摄氏度高温下结晶至少五周。施密特先生这颗宝石的结晶过程要持续几个月。最早到12月,伊丽莎白·施密特和她的女儿就可以去取“他”了:一颗直径6毫米,0.8克拉,泛着特殊淡蓝色光泽的宝石。

  在德国,虽然丧葬法规属于各州的独立事务,但联邦法律仍禁止利用骨灰制作纪念物品。骨灰既不能被分割,也不能由私人保管。因为在德国有“墓葬义务”:绝大多数情况下,死者必须土葬或火葬,并安葬在指定用作墓葬的地方,比如墓地。

  遵从逝者遗愿

  唯一的例外是,2015年不来梅州通过法律:在本州有住所的死者,其生前书面同意的情况下,骨灰可以撒在自己的私人土地上,但要保证骨灰不会因雨水等原因渗入邻居的菜地。

  对伊丽莎白·施密特来说,“墓葬义务”是一件“过时而没有个性”的东西。“我思念我先生的时候,并不需要墓地。有个墓地我还得被那些杂草分心呢。要么我还会担心:谁可以来照顾我家男人的墓地啊?”伊丽莎白的女儿在国外生活,而她自己则由于健康原因无法亲自料理这件事。

  2016年,德国一家老牌调查咨询公司Emnid的一项调查显示,47%的调查对象表示自己需要一个“不需要照管的安葬方式”。只有24%的调查对象希望得到传统的棺葬。所以这些年来,不断有人提出希望海葬、树葬,把骨灰安放在集中存放处或者匿名撒在专门的撒灰地,并得到了法律许可。

  伊丽莎白管先生骨灰做成的宝石叫“小东西”。为了制作这颗宝石,她利用了先生所有的骨灰。通常,一具遗体火葬之后会留下大约2.5千克到3千克的骨灰。制作纪念钻石只需要500克骨灰——或者5克头发就足够了,因为头发里的含碳量更高。剩余的骨灰必须放在骨灰盒里安葬。但由于骨灰已经被分割,从瑞士运回德国的时候就必须过一道关——德国的有关部门可能会跳出来罚一笔款,并且勒令伊丽莎白安葬骨灰。因此,很多客户决定将亲人剩余的骨灰通过水葬、山葬或者空葬的方式直接留在瑞士。

  “墓葬义务”让丧葬文化举步维艰

  哀悼变得越来越个性化。多年来,德国对殡葬自由的呼声越来越高。绿党巴伐利亚州副主席乌瑞克·高特说:“我认为在这方面立法应当更多地考虑到人们个性化的愿望,尤其是逝者的遗愿必须得到尊重和考虑。”乌瑞克说,巴伐利亚州政府对殡葬习俗的发展反应一直很迟钝。“别的欧洲国家在这方面早就走在我们前头了。德国的‘墓葬义务’让我们的丧葬文化举步维艰,比如当我们父母的墓地离我们自己的居住地很远的时候,扫墓就成了一件很费劲的事情。”

友情链接